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闻香识女人

三生桃花绘成扇,细雨落花人独看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捧一卷油墨,静坐于窗前,泡一杯清茶,洗一时尘缘,迎一股淡香,舒一周清闲,送一句问候,结一世友缘,轻松度生活,悠闲好心情……

网易考拉推荐

祭奠  

2014-12-19 15:05:58|  分类: 情感·经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祭奠 - 闻香识女人 - 闻香识女人
  

冬至,在南方是与清明节有着同样的祭拜仙逝亲人的时节。就是这样的日子,每年的这一时节,心底总有一种阴郁的沉默,持续几天也挥之不去。

今年,这寒冷的日子里,阴霾中略含着湿润,那是雨水即将到来的一种泪的气息。

一早行驶在那条熟悉的高速公路,仿佛是离家久远后盼望团聚的迫切。收音机103.7频道播放着上世纪90年代的怀旧歌曲,那种思念的情绪,浓浓地弥漫在暖暖的车厢里。

路上的车辆略显拥挤,我小心的行驶在不停左右穿梭的车流中,担心着身旁的母亲,便有一句、没一句地东拉西扯着一些漫无边际的话题。

近四年以来,每到清明、冬至、还有祭日,我都会捧着几簇漂亮的献花,陪着母亲去看望父亲,这已经是我们生活中的一种常规。

与母亲而言,虽然近四年的生死分离,却依旧是父亲年轻时出差在外的那种牵挂。时常会奇怪地问一些茫然的问题:“我们这样念叨你爸爸,他会听到么?”“这样冷的天气,你爸爸会觉得很冷么?”

每每听到这些,我总会忍不住地转头别望,强忍涌出的泪水,岔开话题。因为,这也是在我心头一直缠绕的问题。

父亲弥留之际,我日夜陪伴在床前,我一如儿时听父亲讲故事般闲聊着他的青春岁月。我不知父亲是否意识到他的不久人世,是否也在回避着某些纠结与恐惧?我看不出他的任何忐忑情绪,只是听他讲起:“你妈妈很怕我很快会死,经常躲在被子里偷着哭,你妈妈很担心。”

我真的不够坚强,每听到这些话题,我都怕自己难以控制情绪而痛哭,便总是淡淡地岔开话题。我真的不知道父亲最后的愿望是什么,因为我一直没有勇气去探问。我只知道父亲最后的牵挂是:“我走后,你妈妈会怎样生活下去?”

再次搀扶母亲走入那熟悉的园区,清晨,人迹稀少,只有几位清洁工人在扫尽落叶。依旧是悠扬的古琴轻缓地回荡在墓区,依旧是熟悉的喷泉激情地直冲天空,依旧是冬青枫叶在寒风中挺拔摇曳,依旧是沉重的脚步拖沓地前行,恐怕惊醒了沉睡的相思。

依旧是那张温暖的笑脸迎接着我们的到来,仿若透出已经等待很久后的兴奋。擦去照片上若有若无的灰尘,清晰的音容笑貌栩栩如生地再次浮现。

鲜花、泪水、静默、祈祷。只是告诉父亲:“我还好,依旧坚强,没把生活搞得太糟,一切都在掌控中”。那照片透出的是安详、是快乐、更是欣慰……

离别前,母亲叹息着对父亲说:“这怎么就不能像年轻时候出差那样,过一段时间就回来看看呢!”

就这样道别了,准备转身离去。天空豁然打开一片浓云,一束灿烂从天空中直泄而下,明亮地晃着泪眼,带来一股温暖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7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